游客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參觀,回顧歷史,激發愛國熱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0日說,中方將有關南京大屠殺和日軍強徵“慰安婦”的珍貴歷史檔案和文獻申報聯合國世界記憶名錄,目的是牢記歷史。
  中方將這些歷史檔案申報世界記憶名錄的決定使得日本政府惱羞成怒。日方11日提出無理抗議,要求中方取消申報。對此,華春瑩表示,中方不接受日方的無理交涉,也不會撤回有關申報。
  中方申報目的是牢記歷史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92年創建“世界記憶”計劃並設立世界記憶名錄。名錄分為世界級、地區級和國家級三個級別,收錄具有世界意義的手稿、圖書館和檔案館保存的珍貴文件,以及口述歷史記錄等。
  華春瑩在記者會上說,中國一直積极參与世界記憶名錄的申報,目前已有9份文獻遺產入選名錄。中方此次申報的南京大屠殺和日軍強徵“慰安婦”相關歷史檔案“真實、珍貴,具有重要歷史價值”,符合有關申報標準。華春瑩說,申報目的是“牢記歷史,珍惜和平,捍衛人類尊嚴,以防止此類違人道、侵人權、反人類的行為在今後重演”。
  世界記憶名錄以搶救“瀕危”記錄、保護無可替代的文獻遺產為目的。迄今,全球已有數百份文獻入選名錄,成為永久的人類記憶。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其網站上寫道,作為文化遺產的組成部分,文獻遺產屬於全人類,應該得到充分保護。“世界記憶”計劃致力於推動文獻遺產數字化,方便公眾使用。
  日方提出抗議並要求取消
  中方將這些歷史檔案申報世界記憶名錄的決定使得日本政府惱羞成怒。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10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日方正在確認這件事,如果認定中方所提申請“有政治意圖”,日方將提出抗議並要求中方取消申請。
  菅義偉11日在記者會上再次聲稱,日方已經通過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抗議並要求中方取消申報。菅義偉聲稱,中方“政治利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善意突出日中關係過去一段時期內的負資產”,日方“極為遺憾”。他同時否認南京大屠殺中國軍民遇難人數,稱“日方雖然不否認日軍在南京有殺害和掠奪行為,但是具體(殺害)人數有各種各樣的說法”。
  日本時事社認為,中方上述舉措意在用歷史問題牽制安倍政府。東京廣播公司評述,鑒於韓國政府也將“慰安婦”史料申請世界記憶名錄,中韓此舉可能是在國際多邊機構展開合作,就歷史問題嚮日本施加壓力。
  “慰安婦”指二戰期間被迫為日本軍人提供性服務、充當性奴隸的婦女。日本民間調查團體推算,二戰期間,日軍強迫各國婦女充當“慰安婦”的人數多達70萬。
  針對日方就有關歷史檔案申報世界記憶名錄提出的無理交涉,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1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明確表示:“我們不接受日方的無理交涉,也不會撤回有關申報。”
  韓方將前往瑞士日內瓦請願
  韓國一家民間機構10日說,計划下周前往瑞士日內瓦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遞交請願書,呼籲這一國際機構儘早解決“慰安婦”問題。
  韓聯社報道,韓國“慰安婦”委員會已經收集全球150萬人簽名,定於下周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召開第26次會議期間前往日內瓦,敦促人權理事會立即採取措施解決“慰安婦”問題。按照韓聯社的說法,會議期間,韓國“慰安婦”委員會計劃舉辦一場展覽,揭露日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殘暴獸行。
  86歲的韓國“慰安婦”受害者吉元玉將隨同韓國“慰安婦”委員會前往日內瓦。另外,她定於6月23日在法國巴黎向大學生陳述自己遭日軍強徵“慰安婦”的慘痛經歷。
  過去30多年來,韓國“慰安婦”委員會每周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示威,要求日本政府就強徵“慰安婦”問題道歉並向受害者賠償。
  安倍錯誤歷史觀
  2014年6月9日
  安倍晉三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批評自民黨前總裁、前眾議院議長河野洋平,指河野在“慰安婦”問題上採取缺乏信念的做法給後代留下了很大的禍根。今年2月28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曾正式宣稱,日本政府將設立專門小組調查“河野談話”的出台經過。這是安倍政府企圖否認“河野談話”的新招數。
  “河野談話”,是日本政府從1991年12月開始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與日軍相關的“慰安婦”問題進行調查後,於1993年8月4日由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宣佈調查結果時發表的談話。“河野談話”承認“慰安婦”問題,並表示由衷道歉。
  2014年5月1日
  據韓國《朝鮮日報》報道,安倍晉三出訪德國之前接受德國《法蘭克福彙報》的採訪,以“二戰後的歐洲和亞洲面對的歷史情況完全不同”為由,拒絕效仿德國向鄰國道歉。
  安倍說,二戰後歐洲的最大課題是大團結,這一過程中,德國的道歉促進了和平與和解。不過,安倍認為歐洲為實現一體化所做出的共同努力在亞洲並沒有出現。安倍同時表示,日本已經和鄰國就賠償措施達成一致。
  2013年4月23日
  安倍晉三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就“村山談話”發表看法稱,將不會原封不動地繼承為日本殖民侵略歷史謝罪的“村山談話”。他還就日本二戰時期的侵略行為表示,“關於侵略的定義,不管是學術界還是國際上都尚無定論”。
  2013年3月12日
  安倍晉三在國會接受質詢時稱,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判是戰勝國作出的裁決。他同時稱,歷史應由歷史學家來作評價,政府參與歷史問題研究併發表意見可能引發外交問題。
  名詞解釋
  世界記憶名錄
  世界記憶名錄即世界記憶遺產名錄。是指符合世界意義、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工程國際咨詢委員會確認而納入的文獻遺產項目。世界記憶文獻遺產是世界文化遺產保護項目的延伸,側重於文獻記錄,包括博物館、檔案館、圖書館等文化事業機構保存的任何介質的珍貴文件、手稿、口述歷史的記錄以及古籍善本等。
  記憶文獻遺產反映了語言、民族和文化的多樣性,它是世界的一面鏡子,同時也是世界的記憶。但是,這種記憶是脆弱的,每天都有僅存的重要記憶在消失。因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了世界記憶計劃,來防止集體記憶的喪失,並且呼籲保護珍貴的文化遺產和館藏文獻,並讓它們的價值在世界範圍內廣泛傳播。至2013年6月,共有100個國家的299份具有世界意義的文獻和文獻集合入選了世界記憶名錄,中國已有9份文獻遺產入選。
  附中國入選文獻:
  《本草綱目》《皇帝內經》《傳統音樂檔案》《清代內閣秘本檔》《納西東巴古籍》《清代科舉大金榜》《清代樣式雷圖檔》《中國西藏元代官方檔案》《僑批檔案-海外華僑銀信》
  新華時評
  日本當局應有歷史“恥感”
  美國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在經典名著《菊與刀》中,將日本文化的特征概括為“恥感文化”。遺憾的是,安倍政權正在喪失這種傳統“美德”。
  日本眾議院外務委員會11日就南海問題通過一項譴責中國的決議,無視基本事實和常識,妄指中國在西沙群島的正當作業加劇南海局勢緊張。
  在南海等問題上如是,在“慰安婦”等歷史問題上也如是。針對中國將南京大屠殺、“慰安婦”相關文獻資料申請“世界記憶遺產”的正常舉動,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11日居然宣稱,要向中方提出抗議,並要求中方撤回申遺。
  難道廣島原子彈遺址可以申遺,自殺性攻擊鼻祖“神風”特攻隊殘餘可以申遺,南京大屠殺、從軍“慰安婦”反而不能申遺了?這是什麼神邏輯?厚顏無恥已不足以形容日方的這一無理要求,只能說一心要抹殺罪惡歷史的安倍政權已經氣急敗壞。
  安倍等人口口聲聲要“恢復強大日本”,要讓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然而,在安倍政權恢復必要的“恥感”之前,日本的國家形象在外人眼裡只會越來越異常。
  本版文圖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中國將南京大屠殺檔案“申遺”)
創作者介紹

jolin

yq96yqbo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